小漠的大鱼

吃吃吃吃吃

【梦间集乙女向】寻梦 ③


all你向,ooc注意。
这是纪念我从开始到现在入坑的每一天。
也许写完我就会退坑,也许没写完我就退了。
每一天都很珍贵,所以我打算把每一天都记录下来。

“!!!”
我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面目狰狞的魍魉向我冲过来,手中的武器发散着戾气。

那是怎样一种感觉呢?就算是很久以后回想起来也很不禁胆战。
手无寸铁,就这么带愣愣的迎接死亡的到来。什么都没有想,那含光四敛的武器好像还在眼前闪着阴光。
那种感觉,太讨厌了。

还好,真的还好,我没死。
洵信替我挡了刀。
也许无剑也是懵了,想都没想就用背部帮我拦下一切危险。
她在我面前跪下的时候,一直是看着我的。

……
“无剑!!!”

等无剑清醒过来已经是朝霞了。
明明太阳被柔和的光线洒在她脸上很美,我却无心欣赏。
我差点以为她醒不过来。
在金铃索为她包扎的时候我就一直在哭,也不知道哭了多久,眼前都是模糊的,也许眼睛已经肿得不得了。

可是洵信这个傻子!
她醒来的第一句话居然是“你没事啊,太好了。”

这个大傻子!

我抱住她,又不敢用力,只得紧紧抓住她的衣摆。

我对她发誓。
“再也不会让你受伤了。”
我会变强,就算没有什么结果,也不会拖累你们。

事后对此倒是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倚天训斥了我们两个。
“怎可盲目冲动?若是真的伤到命脉就不是这样好处理的。”
“你也莫要开小差,明日起,在下全权负责你的训练。”倚天难得认真的看着我。
嗯……我当初是想和金铃索学学柔术的……
让我整天盯用手着倚天那张冰块脸我受不住啊!
绿竹你不要挡住你那张嘴脸了你的嘴角都裂开到耳朵旁边了好不好!
我目光炯炯的盯着洵信道姑,结果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倚天。
“嗯,你蛮适合倚天的剑道的。”
她根本没有get到我到底想告诉她什么!
金铃索根本没有理我们这边好像把我们这些人当成了智障。
orz

我又看向倚天,只见他点了点头,对我说:“明日寅时起来吧。在下会提醒你。”

……

我觉得我是第一次起的那么早,天那边只是有了点光。
倚天叫我起来之后就去一旁打坐。
等他入定完毕就可以开始训练了。
我去小溪边洗了洗脸,被水冰到了,马上清醒。
我把几个倚天找来的果子洗了洗就吃了起来当早饭,我记得之前一直是绿竹去找的果子,这个荒凉的地方连个野味都看不到。

吃完之后我就靠在树旁看着倚天打坐。
说起倚天这家伙也是蛮高冷的,我不知道这游戏里边是不是这样的家伙很多,都修道,清高的不得了。但是一想到绿竹那副有点傻气的样子和金铃索的教科书式傲娇……
嗯,挺奇怪的,名字也都是武器。
原来武器化形也能有那么多奇怪的性格嘛?
我盯着倚天的脸发呆,倚天也许是察觉到我明目张胆的目光了,他缓缓睁开眼。
“你的身板太过脆弱,以前也没有受过指导,所以在抗敌时才回来不及反应。”他基本上没什么动作和表情。“先绕这里跑个二十来回吧,在下会看着你,也防止有魍魉偷袭。”

主要是看着我吧!

药丸!

已经醒来伸懒腰的绿竹先是给还没起的洵信道姑盖紧披风,然后站在一旁看我跑的要死要活,简直是在看笑话。
绿竹我告诉你虽然我跑的双眼已经迷糊了但是一片翠绿在其他淡色里面还是很好认的,我看见你憋笑了!
你那是嘲笑吧!是吧!你毫不掩饰给我看的吧!
绿竹我看错你了!

我生无可恋。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过……的表情是不是吓到他了,他跑了。
我偷偷在心里给他比中指。
然后……我就没看路,一脚踢到一个坑,直接摔了下去。

嘶……膝盖好疼。
还好没摔破。
倚天在练剑好像没看见我。
我就肆无忌惮的爬起来翻个身坐地上摸鱼。
累死我了,六圈都没有呢,虽然这个圈连原来我学校的半个操场都没有。
我简直就是个残废了。

重重呼出一口气之后,我好像听见旁边树林里有什么声音。

是谁吗?

我爬起来拍拍裤子准备去看看,还没抬脚就被人拦下了,是金铃索。
“教训还没吃够吗?”
“……嗯,抱歉。谢谢了。”我不好意思挠挠头。
“你别多想,我可没有关心你。”他白了我一眼,
然后走开了。

嗯,傲娇。好可爱!
我被他的金毛治愈了!

“莫要偷懒。若是有事,勿忘告知其他人。”倚天走过来提醒我。
“在下去召集其他人,莫要走远。”倚天扬长而去。

哦。

……等等,我偷懒都被看见了?!
这个人好可怕……明明看见了还当做没看见,好黑!

咳,这个时候的我对目前的同伴有很大的误解……

TBC.
屠龙哭晕在厕所。
劳资打了那么久魍魉怎么还不过来啊!

最近学校运动会,有点事情,可能会晚更。
2333拖更习惯了。

哇!啊啊啊啊啊啊刷到了!雕雕!哭唧唧,我有雕了!睡着也被笑醒,第二个五花^V^

【梦间集乙女向】寻梦 ②


all你向,ooc注意。
这是纪念我从开始到现在入坑的每一天。
也许写完我就会退坑,也许没写完我就退了。
每一天都很珍贵,所以我打算把每一天都记录下来。

这些魍魉总是从不知道的地方杀出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对我们有很大的敌意。

明明也没拉什么仇恨啊?

等到解决了几个窜出来的魍魉,青年和洵信道姑也是气喘吁吁的,反而我被保护的很好,这让我有些不甘心,我悄悄握紧了拳。

“你们叫什么名字啊?我是绿竹棒,丐帮的圣物。嘿嘿!”青年,也就是绿竹棒,非常阳光的向我们介绍了自己,看起来是个热情阳光的人呢,我一下子对他的好感提升不少。
洵信道姑温和的笑笑,向他也介绍了我们。
“我是洵信道姑,这位是杨洵。我们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醒来就是如此。”我连忙在一旁点头,只有自己心里清楚,自己是穿来的。有点虚是什么鬼……

“醒来就在这里?还真是奇怪呢?”绿竹棒疑惑的抓抓脑袋。
“对了,这里是冰火岛,我也是在四处游历才来到这里。但是不知为何,魍魉突然多出了不少。”绿竹棒很热心的为我们解释了这里的情况。
“原来如此……不过想要离开这里必须解决那些魍魉,魍魉实在太多了,杨洵也不会武功,该如何是好?”
洵信道姑很快就整理出了我们现在的难题。
绿竹棒想了会儿,突然一拍手。
“对了!我有带能够召唤伙伴的东西,”他从随身带的布包里掏掏,掏出了一个水滴状的东西和一大把金色银杏叶。“这个!”

一时间,我们都沉默了。
我甚至还怀疑这个好小伙儿是不是脑子进了水。
“这个……是什么?”洵信道姑拿起一片金叶子看了看。
“金叶子啊。”
“这个呢?”洵信道姑又指了指旁边的水滴状似是翡翠的东西。
“额……好像叫浅思。”
“浅思?”我好奇的拿起浅思,谁知道那浅思就在我手里放出柔和的光,我下了一大跳直接把浅思丢进了一旁的小池塘里。

“……”
“……”
“……”别看我我不是故意的。

然后小池塘里出现了一个全湿的人儿。
他也是一脸懵的看着我们仨。

“你们……是谁?”

这个倒霉的小正太也是栽在我们身上了。
冰火岛现在又是下雪,他直接把湿掉的衣服脱下来一脸嫌弃的望着我们这里,还翻了白脸。
我没办法,只好自拉脸皮去向他搭讪。

“那个……兄弟,没事吧?”
“……哼。”
他没理我。
“那个,不好意思啊。”
“没事。”
我点点头,还好能沟通。
“你是哪里来的?我叫杨洵。”
“古墓,金铃索。”
“唉嘿,你的名字真好听啊。”
“……嗯。”
他诡异的脸红了片刻。
原来是个小傲娇!
我笑嘻嘻的揉了揉他的金毛。
“你,你干什么?!”金铃索马上躲得远了点。
“你好可爱。”我吐了吐舌头。
“……不要说我可爱。”他微红着脸别过头去。

一旁绿竹棒和洵信道姑看着我和金铃索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好像相处的很和善的样子,洵信道姑直接笑了起来。
“没想到杨洵还有那么可爱的一面。”
“她吗?是蛮可爱的。”总感觉绿竹棒是在敷衍啊。
“不是还有金叶子吗?我们触屏好像都没有什么用,都给她拿去玩吧。”
“好嘞。”

于是我拿着剩下的金叶子召唤了一个倚天剑。
貌似很厉害的样子,高冷到只介绍了他的名字就站着不说话了。
长得也是个高冷样子。
真是不好相处。
这两个有问题的儿童还不如绿竹棒好说话呢。
金铃索还在等他的衣服干。
我问了句:“那个……你们是不是能用内力烘干衣服啊?”

“……”金铃索看了看我,愣了几秒钟。

完了,这孩子傻了。

折腾了一会儿,几个人就一同去讨伐魍魉了。

也不知道这些魍魉从哪里来,几乎源源不断。我惊讶的看着金铃索挥舞着绸缎,用铃铛击打着魍魉,把他们砸的晕头转向。
原来铃铛也能作为武器?
“很好奇?”无剑见到看着金铃索发呆的我,上来拍拍我的肩。
“他所用的是以柔克刚,有些魍魉看起来无坚不摧,用柔术很快就能瓦解。”
原来如此,我点点头,那金铃索还真厉害。
“这些魍魉别看他们看起来很麻烦,其实都是有各自所擅长的领域和各自的短处,找到他们的突破点,自然就迎刃而解。”

“好,好神奇。”我开始在内心为这些大佬们打call。

这时,绿竹那儿压住的魍魉突然挣脱束缚,朝你攻去。“等……杨洵小心!”

“!!!”

TBC
有没有过经历,本来堵着的魍魉突然就绕过堵他的人直接打躲在后面残血的……
简直悲剧-_-||

【梦间集乙女向】寻梦 ①


all你向,ooc注意。
这是纪念我从开始到现在入坑的每一天。
也许写完我就会退坑,也许没写完我就退了。
每一天都很珍贵,所以我打算把每一天都记录下来。

我穿越了。
这是我等了一个上午终于能下载的梦间集游戏。
然而,等我下载完了之后,我就穿了。
连游戏里是啥样子都没见过。
这就是一个悲剧了。
走剧情怎么办?瞎蒙嘛?

我终于清醒了过来,看见旁边有一位衣服有点破的姑娘,长得很清秀,也不算是那种网红脸,我觉得她很耐看。
她的衣服也不像是我那个年代的,也没有网上便宜cos服那种劣质缝针线的痕迹,她的古装衣有些精致的让我羡慕。我推了推她,她还在昏迷着。
我觉得,这就是剧情了吧。只要关键人物没有来,她就不会醒一样。
我突发奇想,捏住她的鼻子。
然后,她被我搞醒了。
破坏剧情是我的乐趣,耶。

冥冥天道,好像有什么东西改变了。

这位清秀的姑娘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是一脸懵逼的看着刚刚把手收回去的我。
我摸摸鼻子干笑了两声,举起双手。
“女侠,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谁?”姑娘的声音有些沙哑,大概是很长时间没有喝水了。
“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跪坐在她的身边,姑娘头还是有点昏昏沉沉的,我也不好怎样打扰,她问一句我就答一句。
“嗯……你,叫什么名字?”
名字?
“我叫……”我发现,我说不出我的本名。
姑娘见我不出声,也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我尴尬的把手握拳在嘴边咳嗽了几声。
罢了,随便取一个?
“我叫杨洵。”
“是洵信的洵?”
“是的。”
“真是奇怪的名字呢。”姑娘笑了笑,她笑起来很好看。
“女侠,你呢?”
“咳咳,不要叫我女侠,我的名字……嗯,想不起来了。”姑娘也有些迷茫的敲了敲头。
“要不……”我凑近她面前。“我帮你取?”
姑娘看起来有些差异,不一会儿,我听见她轻笑出声。

“好啊。”
我有些欣喜的眨眨眼。
“那,就叫洵信道姑吧。”

“噗嗤,真的不是刚才你随便用的词语嘛?”
“哇,别怀疑我!虽然……也有一点啦。”我心虚的别过头。
“你真可爱。”姑娘,哦不,洵信道姑摸了摸我的头。
摸头杀!

她好温柔哦。

“咳咳咳!”
这时,一阵咳嗽声传来。
洵信道姑也连忙放下手。
我们俩同时望向声源。

那个咳嗽的人被我们这一望也出现了短路状态,不过马上就恢复了。
“我不是想打扰你们,其实我已经在这里站了很久了。”来人一身翠绿的衣服,长相倒是很阳光的青年。
???
我没有发现呢。他站了很久?
这人还真厉害哦,把我们两个的好戏看了个从头到尾。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目光太怨念。青年没有看我,而是看着洵信道姑。
“你们……这里已经不宜久留了,你看,”他指着不远处有一些面目狰狞或者气息不善的人在到处走动着。“那些是魍魉,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被发现的,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
洵信道姑看见那些人也是面色一凝。
“杨洵,你是普通人,请很紧我们。”
我看着她伸向我的手,没有思考多少就握了上去。
“好!”

TBC.

【梦间集乙女向】寻梦 序


all你向,ooc注意。
这是纪念我从开始到现在入坑的每一天。
也许写完我就会退坑,也许没写完我就退了。
每一天都很珍贵,所以我打算把每一天都记录下来。

好像已经是很久以前了。
我还没有穿越进梦间集这个游戏里。
不,这不应该当做游戏,是现实。
那时的我懵懵懂懂,和傻傻的无剑一起被打扮成绿竹棒的浮生剑骗得稀里哗啦,还好最后还能挽救一下。
也是那时的绿竹棒教会了我和无剑很多事情,所以,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该感激他还是憎恨他?
呵呵,或许连憎恨也没有。
知道真相后我也只是懵逼了一下而已,还有什么情绪?真的没有什么情绪了。不可置信什么的,好像也没有。
我曾怀疑自己是不是一个冷淡的人。
无剑说我不是如此。
无剑还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呢。
接下来会经历什么样的事情我已经不清楚了。
所以,我打算把我之前发生的故事记录下来。如果你们有什么有趣的故事的话,我也很愿意听呢,我最喜欢听人讲故事了。
我不知道我会写到哪一刻,如果有真心想看我的故事的读者,我会把最真实的心送给你哦~

TBC.

【凹凸世界/嘉金】《你》配音系列

第二个剧本也写好啦^V^,欢迎大家来捧场!地址在这里→_→https://m.meng2u.com/share/script/263867
评论区会再发一遍滴
感谢图片赞助的太太们QwQ
爱你们么么哒
@小泽千惠  @萧院长  @被窩怪
(我xxxx!关注的太太太多了还有一位太太找不到了!评论区会重新艾特抱歉QAQ)

【凹凸世界/雷卡】《愿望》配音系列

https://m.meng2u.com/share/script/263586
这里是地址,评论会再发一遍
感谢图片赞助w@肆拾叁  @柴染不是紫染

怎么打QAQ,紧急求教!
已经被干死十几次了,我家这配置有毒啊

天使!!!你怎么能辣么可爱!!!

【全职all你】罗网③


⇒各种奇幻paro,囊括西幻妖怪,霓虹本土妖怪,华/夏本土妖怪等等,反正就是天马行空堪比黑洞的脑洞。
⇒不喜欢,难以接受右上角叉叉,非常感谢。
⇒私设一大堆,提前预警。
⇒莫要在评论区引战谢谢。
⇒世界观诡异,可以接受的话请往下。



“没想到小不点你如此的脆弱。”
叶秋吊儿郎当的靠在插/入地面一尺又余的怪伞上,看着面前瘫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你。
“……”你根本连手指头都动不了了,浑身酸痛。

浑身酸痛?
不要怀疑什么,就是浑身酸痛。在你攻击叶秋的同时他也在你身上几个部位轻戳了几下,你瞬间感觉那几块地方就麻了。
现在瘫地上恢复体力的时候那几块地方又酸又疼,包括你攻击叶秋时用全力,肌肉拉扯的生疼。

“啧啧,这样在短时间内可就难教了,本来以为你还是会有点基础的。”谁知道就和棉絮一样不经打。

叶秋将伞拔出来,走到你面前蹲下,戳戳你的脑袋。
“喂,还活着吗。”
“当……然。”你挣扎着爬起来。
“唉,别动。”他又把你的头按在了地上,你猝不及防吃了一口土。
你:“……”

“哥可是要把你往全方面培养的,可别就这么玩没了。”
“…说好的只是防身术呢?”
“哥可不信你仅仅只是这么想的。”
在试探你的时候,虽然基础差飞天,但还是可以看到你的天赋,哪怕只是细微的表象,也依旧超越了非常多的家伙。
叶秋觉得他不会看错人。
也许人猿就是这样拥有无限可能性?

“等你休息够了就起来,哥会看着你跑步的。”

……哦。

“不听话就教你做人哦。”

不听话就有鬼了!
你还真的怕了叶秋。


本来你以为这就是地狱级模式的开端,没想到前方还有灭世级别的:)

你们被黑暗精灵追杀了。
准确的来说是你被追杀吧。
叶秋也不当回事,像是散步一样微偏头就是一个火球擦了过去。

MMP!

你玩了命的跑,速度超平时全力的一大半。

用生命在奔跑。

等你们跑到没有黑暗精灵追逐的地方,你坐在地上大口喘气。

“到底……呼呼……什么情况……”

叶秋掏掏耳朵。
“啊?早上吃的还记得不,哥偷来的。”

也就是说罪魁祸首是你咯。:)
没想到附近会有黑暗精灵的领地。
这果子是有多好吃惹得黑暗精灵要追杀???
“哥不止偷了果子。”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
“红魔花,黑暗精灵本土特产,吃了体力恢复,没有副作用。除了不能在一定时间内吃两株外没啥问题。”

“吃了两株会怎样?”你还是经不住好奇。
“爆体。”叶秋轻描淡写的说出令人寒颤的事情。
感情吃这玩意儿还有冷却时间哦。
你把红魔花丢嘴里嚼。涩涩的,甜甜的。

“哥可不是在吓唬你,这玩意的规矩可是任何种族生物都必须遵守的。”
“感觉就像是游戏规则一样。”
“什么?”
“游戏规则,不遵守就会被抹杀。”你真的感觉自己的体力在以肉眼可见的恢复,练伤口都开始愈合。
“呵,游戏规则……”
叶秋嘲讽的笑了笑不作评论。

“话说,为什么黑暗精灵们不追了呢?”
“这个啊……”
叶秋不知道又从哪里搞来一根草叼在嘴里。

“我们进入蛇族领地了呗。”

“……哈?黑暗精灵怕蛇?”

“不是怕,”
叶秋率先听到不远枯叶下传来的嘶声,稍微卖了个关子。
“你可以猜猜。”
“我怎么可能猜到啊。”

“那你就听好了。”
叶秋挥开他的怪伞,伞的前端居然开始变相成了多枪管的模样。
“蛇族,最喜欢……”
只听咔嚓一声子弹上膛。

“你这样的小姑娘!”

叶秋挥动怪伞扫射,子弹所触之地不一会儿就渗了血。

“你在开什么玩笑!?”

有几条没死透的蛇跳了出来,没翻腾多久就被叶秋捕了枪打进七寸不再动弹。

“晚餐吃蛇肉。”

叶秋吹了吹枪管上冒出的烟,一张嘲讽脸非常欠打。

“等一下,黑暗精灵到底为什么怕蛇啊?”

“不是说了吗,蛇最喜欢小姑娘了。”
“说实话啊。”
“哥这可是大实话。”
“哈???”
“行了行了。蛇族吧,最近沾了一种怪病,只要是精灵,碰了有怪病的蛇族就会浑身抽搐,身体越来越小,最后什么都不剩。”
“这么可怕?”
“嗯,只不过大眼儿找到治病的方法了,却不肯外传。”
“那他不是大眼,是缺心眼了。”你对这位第一面就想杀掉你的大小眼帅哥没啥好感,虽然他的眼睛的确漂亮的很。
“大眼听到你这么讲是会哭的。”叶秋吐掉草叶子,附身去挑挑拣拣地上的蛇,时不时点头好像是在评价蛇肉的肥嫩程度。
“黑暗精灵和光明精灵可是世仇,千年下来亦是如此。王大眼儿不肯帮忙也是意料之中。”
“这么回事啊,话说这蛇肉真的能吃吗。”
你用木矛戳了戳地上的死蛇。
噫,真恶心。

“不能。”

有人代替了叶秋的回答,你一惊,左右张望,在树上看见了……

一个帅哥?
这世道帅哥真多:)

TBC
三更了:)
开心,脑洞无限大了。感谢看我处女作的小天使们,么么哒w